国双彭俊:国双成功的三大秘诀——方向引领、专业能力、机制保障 国双彭俊:国双成功的三大秘诀——方向引领、专业能力、机制保障

c7最新(中国)官方网站

NEWS

国双彭俊:国双成功的三大秘诀——方向引领、专业能力、机制保障

Time:2022-08-16

近日,国双科技副总裁彭俊接受了北京软协“专精特新”《对话企业家》视频访谈,就“国双为何在底层基础软件赛道上如此专注?国双的核心能力是什么?国双以怎样的管理机制来保障战略落地?”等一系列问题进行了分享。在采访中,彭俊总结到国双取得成功的三大秘诀是“方向引领、专业能力和机制保障”。此外,彭俊也就国双“算力、算法、场景化落地”、铁三角服务客户,以及企业自身运营管理等方向进行了总结分享,以下是本次采访的核心内容摘选——




1、首先祝贺国双入选“专精特新”企业名录。想问一下国双在申请“专精特新”过程中有没有遇到过什么困难?国双有什么样的特质能够最终入选?


彭俊:首先感谢国家政策,专精特新首先是“专”、“精”、“特”、“新”四个字,每一个字都代表不同含义。国双之所以能入选,应该和这四个字背后所代表的含义是完全一致的。申请过程中没有太多困难,我们正常按照国家政策递交材料就很顺利拿到了资质。


这本质源于国双在专业赛道上的积淀。国双是做智能化、数字化时代底层基础软件的公司,在大数据、人工智能领域有17年的积累,我们很多产品在这个方向上是符合专、精、特、新专业方向的。更重要的是,我们希望通过进入“专精特新”企业行列,使我们的产品、能力能够更好地为传统企业、产业的数字化、智能化转型服务。

 

2、请您介绍一下公司产品先进性体现在哪些方面?


彭俊:公司产品主要包括底层四大平台加上层应用。


软件从过去的单机版正在走向云化,实际上现在的产品都是在云化的IT基础环境中实现的。国双的软件产品源于公司创始人祁国晟先生最早提出的IT架构,也就是国双的英文名字Gridsum(Grid网格+sum求和),即网格化、去中心化求和,这样的架构和今天的云化IT架构完全不谋而合。所以国双的软件产品天生具有“云原生”基因,是“云原生”的产品。国双的产品是围绕企业和组织的数字化、智能化转型提供的软件底座,拥有诸多工具箱,而这些能力是按照类似乐高堆积木的方式构建的。国双对外售卖的标准化产品是由四个部分组成的:


第一,  是新一代云原生湖仓一体数据仓库。过去企业信息化积累了海量数据,这些数据分散在各个地方,这一产品就是汇聚数据并做数据加工的底层软件。


第二,  是知识智能平台。传统上,汇聚数据大部分是感知数据,而在实际生产经营管理中积累的知识和经验,是认知数据,你也可以把他们理解为书本、报刊、期刊、产品说明书,甚至专家脑袋里的知识。针对这些数据,我们打造了知识智能平台,其背后的核心技术是自然语言处理和知识图谱技术,即可以用工程化的方式把各行各业专业知识和经验代码化,变成计算机能理解的逻辑,和我们汇聚的结构化数据一起,基于数据驱动去构建模型,为数智化服务。


第三,  是通用PaaS平台,即Gridsum COMPaaS,它可以应用到工业、政务、智慧园区等多个场景。该PaaS平台提供了系列开发工具,基于它可以构建工业App、管理App等,并基于DevOps等提供智能运维服务等。


第四,是智能安全运营平台。网络信息最相关的一个内容就是安全,过去有攻防安全、病毒防护安全、网络信息安全等。如今,企业、城市等方方面面数据汇聚到一起的时候,保护数据资产更加重要。所以,国双围绕安全新方向搭建了智能安全运营平台,这个平台既集成了传统网络攻防、病毒防护,也能基于数据、行为进行监测,做态势感知,还有数据防泄露,以及防护生产过程的安全。所以说它是一个特别智能化的安全运营平台,是数字化转型中一道非常重要的防火墙。


除了PaaS层这些基础软件,在业务上层还有一些SaaS应用,即结合客户场景搭建的应用软件,有些是国双自己开发搭建的,有些是和合作伙伴、甲方一起构建的。数字化、智能化的效果往往都是通过上层的应用软件如工业App去体现的。刚才说的四大平台是在底层,大家看不见的,大家看见的往往是上层的这种App应用软件。

 

3、对客提供服务时?主要是以SaaS应用提供还是以平台层作为工具进行提供?


彭俊:两个方向都有,还是以平台方向为主。


我国IT环境延续了国外的咨询+产品(c7最新(中国)官方网站)+交付这样的产业生态。比如在国外, IBM做咨询,Oracle提供产品和c7最新(中国)官方网站,埃森哲做交付。在国内,咨询和产品往往是被外国企业垄断,我们自己的软件公司大部分是在做交付,基于别人的底层产品,做一些定制化开发,这样的IT环境很难去改变,所以我们要自主,必须做平台化产品。


此外,国外公司习惯于直接去买公有云解决自己的数字化和智能化问题。这些云平台,本身就会提供大量的 PaaS 或者SaaS工具,国内这种方式往往是走不通。国内企业基于安全或其他方面考虑,很少会把自己的东西放到公有云上,尤其涉及到生产经营的内容。在这种情况下,就需要把我们的软件部署到企业方去,部署到他们的私有云上去,这就是我们的平台级产品。


我们还有些很早期就开始做的业务,主要是面对营销类客户群体。比如说世界 500 强企业,他们需要数字营销服务,去辅助营销策略。因为在国外形成的习惯,他们喜欢用SaaS服务。国双早期已经搭建了相关产品,所以SaaS应用也是目前国双的一个主要业务。

 

4、这些产品在哪些行业用的多?


彭俊:平台性产品应用较多的是泛能源和大交通行业。但是产品不是按行业分类,我们的产品偏底层,可以为各行各业服务。从国家安全战略考虑,我们也要用能自主可控的底层基础软件服务各个领域。

 

5、国双在信创目录里是不是也有自己的位置?

彭俊:对。目前国双工业互联网平台Gridsum COMPaaS、智能化BI、时序数据库软件都已经纳入信创技术图谱产品名录。

 

6、这些对于我国突破国外卡脖子的技术具有关键作用吧?


彭俊:是的,以上讲到的数字化、智能化底座,完全可以实现自主可控。我们可以很自豪地说,在数字化、智能化方面,我们是和西方站在同一点位。不像过去信息化时代,很多软件我们不得不用别人的,像操作系统等。如今在数智化时代,国双至少可以有一席之地,去为国家大型企业或组织数字化和智能化转型提供产品和服务。


我们的产品可以以整个数字化底座售卖,也可以以组件售卖,甚至以组件里的模块(中间件)售卖。因为产品是按照堆积木的方式去搭建的,所以很多都可以插拔、组合,非常方便。

 

7、那像预算比较高的大型企业可以整个定制,如果预算较少的中小企业可以单个工具采购?


彭俊:是的。像国内某大型能源企业就直接使用了整个数字化底座,是通过一期、二期、三期工程方式完成的。另一高端装备制造企业就是在某一智能工厂搭建了产品全生命周期管理系统,所以购买了其中一个组件。

 

8、因为疫情,公司有没有在营收、业务方面受到影响、冲击呢?


彭俊:应该是受到了些影响,但得从两方面看。


从好的方面说,因为疫情数字化变得越来越重要。不好的方面就是影响到项目执行、交付。因为疫情我们进不了客户现场,不能去做必要的定制化开发。没有部署、交付,客户没法验收,工程款项就回不来,所以就会影响现金回流。


实话说,企业对于数字化、智能化需求,现在比以往更强烈了,投入也会更大。当然这其中也有国家政策支持。在实际应用中,恰恰因为疫情凸显了数字化、智能化的价值。举个例子,国双在2019年给某能源企业上线了一套智慧油田系统,2020年初就赶上疫情,尤其在疫情防控初期,只允许 30%人上岗。按照我们传统的生产经验,30%的人上岗顶多生产40%的产能。而基于我们的智能系统,在30%上岗率的情况下,整个2020年,此油田不仅没有减产,还在增产。


在很多生产场景中,国双的产品可以替代人工作,人都不需要到现场。比如针对某大型设备,国双产品可以做到智能化、预测性维护。过去要人去巡检,专家要去现场判断,如今通过国双工业互联网平台完全可以自动化判断是否会出故障,这样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未来,我相信工业、产业互联网类似的平台一定会把人从繁琐的体力或者脑力劳动中解放出来,去做更多创造性的内容,发挥人更多潜能,为社会做更多其他方面的贡献。

 

9、公司目前营收情况方便透露一些吗?未来是否有上市计划,还有就是公司未来的发展战略是什么样?


彭俊:可以简单介绍一些,但毕竟我们从美国摘牌还不到两年,还有一些顾虑,具体的财务数据可能不太方便讲,但可以说一下增长。


我们的签单额今年1-5月份增长了60%,收入确认增长了40%多。我们今年给自己定的目标是完成10个亿的合同额,完成6个亿以上的确认收入。因为国内的会计准则是按照终验法,就是我们的软件平台部署到客户那儿,客户要最后验收结束,我这儿才能确认收入。所以说我们的收入和合同额存在滞后性,往往是去年签的单,今年变成收入,今年签的单明年变成收入。去年国双签单额大约是6个亿,今年签单额计划10个亿。


2021年3月底从纳斯达克摘牌,今年3月底彻底完成拆VIE和境内SPV吸收合并重组,国双现在是一个纯内资公司。我们的上市计划也很明确,目前正在做新一轮私募股权融资,这一轮做完就准备启动国内科创板IPO进程。实际上我们这一轮私募股权融资包括拆VIE、SPV吸收合并的过程中,已经有国内顶级券商在参与整个过程,以保证我们明年或者后年上市的合规,所以说上市也不会太遥远。


至于公司战略,这是一个比较大的话题,实际上在私有化退市的过程中,我们就在同步规划我们面向未来的战略,内部叫国双2.0。从创业到作为纳斯达克第一家上市的中国大数据企业,那个时代我们把它叫做国双1.0。如今从纳斯达克回来,拥抱国内资本,我们把它定义为国双2.0。围绕国双2.0,我们制定了自己的2.0时代战略,即要做数字化、智能化时代企业或者组织数字化、智能化转型的底层软件服务商。用战略中常用的“使命”概括,就是“把人从经济社会常规运行的繁琐工作中解放出来”,实际上就是让我们的软件在更多的生产、生活场景中去替代人,解放生产力。我们的“愿景”就是成为企业和政府组织数字化、智能化转型最值得信赖的合作伙伴。当然,还有我们的“价值观”,其一为“致力于客户成功”。我们认为客户成功我们才能成功,客户怎么能成功?那我们要考虑客户的业务,考虑客户的客户在数字化、智能化时代需要什么?基于这个角度去搭建完善我们的产品保证客户成功。其二是“敬畏数据与规则”。用敬畏两字是因为在人工智能时代,基于数据推理、机器学习等技术,数据可以判断未来,这肯定是要敬畏的。此外,数据和隐私相关,我们不能泄露,要保护这些数据,保护隐私。为什么还要敬畏规则?因为在人类社会几千年的生产生活过程中,发展或沉淀下来很多社会规则,这些规则都会变成代码,在产业场景中去运用。其三是“尊重创新与贡献”。我们是一家创新性的科技企业,内部是鼓励创新的。

 

10、国双如何吸引优秀人才和激发创新能力?

彭俊:首先是方向,国双是一家具有创新基因的公司,这从我们2005年提出Gridsum架构就能看出,有创新方向,能看到创新成果,所以也就成了很多想要创造价值的人才的优先选择方向。


其次是企业管理,国双有一套运行机制,能让有创造力的员工有所收获,能把自己的想法变成现实,还能得到回报。


总之就是两句话,一要“抬头看路”,我们看的路、走的方向是坚定的;二要“低头拉车”,我们拉的车能体现价值,付出能有所回报。

 

11、为了完成公司发展战略,目前公司构建的关键能力有哪些?


彭俊:首先是面向客户,我们已经把它上升为企业文化、价值观——致力于客户成功。其次是数字化高效运营的能力。最重要的还是对方向的把握,包括创始人最早提出的Gridsum架构。其次是方向引领,结合国家政策,我们把大数据、人工智能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总结了一套方法论,即“算力、算法和场景化落地”。通信革命带来了算力革命,算力革命带来了算法革命。这两个都是技术到技术,再好的技术最关键是要到产业场景里去。我们把大数据、人工智能应用到更多场景中去解决生产、生活中的实际问题。再次是混合式人工智能,人工智能离不开人类智慧和机器深度学习,我们把感知智能和认知智能的混合、数据和知识的混合、行业专家和数据科学家的混合、人机融合叫做混合式人工智能,共同去辅助产业和企业服务。最后就是专注。我们从2017年开始决定搭建数字化、智能化平台底座,到现在一直沿着这个方向走。包括从创立之初到现在,也在一直坚定地沿着Gridsum,沿着大数据、人工智能的方向发展,这其中是需要战略定力的。发展的过程中需要经受住很多考验和诱惑。像华为就是一家非常值得尊敬的企业,在赛道上很专注。

 

12、归纳一下您认为贵公司的成功模式是什么?


彭俊:方向引领,沿着数字化、智能化专业方向更专注地走下去,还有专业能力和机制保障。

 

13、大多数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难免会遇到各种困难,您觉得贵公司的发展历程有遇到哪些问题?


彭俊:过去三年我们遇到最大的问题就是被国外打压,这个过程很艰难。因为我们是一家科技创新型企业,发展过程中研发投入特别大,之前并没有实现盈利。在公司向数字化方向转型的过程中,最需要研发投入的阶段,别人卡了我们的脖子,让我们失去了融资能力。当初之所以去纳斯达克上市,就是因为那里再融资更方便、高效。受到打压以后,我们的股价从近20美金最低掉到了两毛多,那就意味着失去了融资能力,也就意味着没有人给我们输血。一方面,我们的产品研发投入还要继续;另一方面,在无人输血的情况下要靠自己的造血完成产品的标准化迭代。当然,我们的客户很看重我们的技术能力,给我们提供了很多业务机会,使我们能够最终打造出现在的企业和组织数字化、智能化转型的底座产品。今天我们可以很骄傲的说,我们的产品底座可以为更多的客户去服务了,这也是我们从困难中得到的收获。


在困难中,我们坚持下来了,而不在其中的人是感受不到的。讲一个简单的例子,我们老板 1984 年出生,很年轻,他在应付这一系列打压、调查的过程中每天晚上要和境外的审计机构 、SEC监管机构、纳斯达克上市机构等去沟通,还要和境外的律师讨论。晚上接受完对方问询调查后,第二天还要在公司召集大家开会,做解释、回应。所以就在这两个月时间里,每天晚上都是最多睡两个小时,这些都是别人无法感受的。客观讲,在这样的困难压力下,我们团队尤其是管理人员,能够沿着看准的方向坚定地向前走都是难得的。现在我们已经完全实现了和境外资本的脱钩,拥抱了国内资本。如今,我们属于全内资的投资组合,包括几支国家级基金都成为了我们的股东。


对我们来说,这种困难是一种蝶变,包括资本、文化两个层面。在困难面前,我们的核心人员凝聚在一起,团结向前走,也使我们的向心力更强。而眼前的困难就是疫情影响交付、回款而带来的现金流问题,需要我们通过融资、自己造血来解决,这个困难应该不只我们一家需要面对。相信以我们的智慧、核心能力,一定能够过得去。

 

14、关于国家政策、行业发展这方面有什么好的意见或者建议吗?


彭俊:十九届五中全会,国家提出科技自立自强,整个国家要走入高质量发展阶段,需要更多高科技、拥有创新能力的企业。但国内环境往往重硬轻软,而且把硬科技理解为跟硬件相关的企业。而我们是一家做软件的公司,实际上干的绝对是硬科技,就是要去替代Oracle、SAP这样的平台软件。但在当下国内环境,我们公司有3600多件专利申请却没法去融资(债权融资),拿专利抵押也不能去贷款,软件著作发挥不了它应该有的价值。所以我们希望软件著作能流动起来、评估起来,而不仅仅体现在专利证书上,不仅仅体现在交易过程中的某一次授权中。

 

15、感谢您的建议,我们的访谈基本上就到这里了。


彭俊:感谢北京软协,感谢“专精特新”中小企业平台让国双有机会做分享。我们也希望更多企业能借助这个平台去传播自己的理想、理念,为国家科技创新贡献自己的力量,也希望国家在科技自立自强这条路走得更远、更顺畅。




TOP
数字化、智能化转型一站式平台
企业级大数据和人工智能c7最新(中国)官方网站提供商
如您需要我们的帮助,请留言给我们:
*姓名:
*电话:
*公司:
*邮箱:
*内容:
*验证码:
验证码